下一章 目录 简介

    虽然方梁是一直站定在原地没有怎么去动弹的,可是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却就不是如此的了.

    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身为半妖那感知也是十分的敏锐的,至少是能够跟方梁不相上下的才是对的,但是就算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有如此的这般的感知能力,那照理来说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早就是能够发现方梁并没有朝着它继续追赶什么的但是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还是依依不饶的逃亡着。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在之前振翅远离了方梁之后并没有立即便停下来不动了什么的而是一直维持着它那振翅的动作不断的扇动着它的那一双巨大的翅膀在高空之上翱翔着,更为准确的来说是在规避着什么,说的难听一点便就是逃亡了。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所以会有这般举动的缘故那便是它已经完全的被方梁给吓破了胆子了,一时间都行动都是十分的没有什么条理了起来。

    只不过就算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想要一直振翅而飞尽量的远离方梁所在的地方,但是这种事情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能够做到的终究是有限的了。

    之前也曾经说过了,此地的这些凶兽凶禽亦或者妖兽妖禽都是被限制在一个范围之中的,而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也是不能够例外的,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无论再怎么展翅高飞但是也只是能够在这一个范围之内徘徊罢了。

    如此一来,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想要极尽的远离方梁都是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最远也就是靠在了离方梁足足有半里之遥的地方呆着罢了,无论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怎么展翅而飞都是飞不出这一个距离的了。

    只不过就算是如此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却是亦然不放弃,它就算是飞不出了这一个半里之遥的距离但是它也是开始沿着这半里的一圈的边缘开始不断的飞动了起来。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便是想要让得自己随时都维持在一种动态之中让得方梁动身的时候它便是能够立即的便是会能够拉开一段跟方梁之间的距离来。

    不得不说,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真的是在之前的跟方梁的交手之中有些被方梁给吓到了,以至于让得这样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做出如此种种的举动,这些事情说出去还真的挺令人唏嘘感慨震惊的了。

    毕竟方梁现如今不过是刚刚年过十一可以说还是能够算得上是一个孩子,一个刚刚年过十一的孩子却是能够将这样的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给逼迫到这种地步那的的确确是十分的让得人感叹的事情。

    只不过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这般种种举动背后的原因在现如今的现场的众人之中那是没有多少的人能够知晓的到的,方梁便暂且不说了,他全程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不断的交战的,所以在此时此刻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这般举动多多少少的能够想到一些来。

    只是虽然方梁能够多多少少的猜到了一些关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动作之后所蕴含着的心思,但是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便是不见得可以知晓的了。

    要知道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可是连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战斗都是不怎么能够看得清楚的,所以对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这般举动背后含义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自然是也不能够知晓的了。

    虽然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并不能够知晓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远远高飞而走并开始在最为边缘的地带盘旋徘徊是为了规避方梁但是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好歹是能够知晓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是在逃的。

    而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为何要逃呢?那自然便是被方梁给打跑的了。

    这些事情跟情况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好歹还是能够分的清楚的,但是对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已经是开始对方梁生出来了敬畏之心惧怕之意的这种事情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还是不能够知晓的事情了。

    在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看来,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在远离方梁之后的种种举动委实是有够莫名其妙的了,在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看来那是完全的不明所以的。

    照理来说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只要从方梁的手中逃离了就不用再有什么动作了才是,就算是有的话那也是跟之前一样在脱离了方梁的纠缠之后便是在方梁的上空处不断的徘徊着再度的寻找着进攻的机会什么的,而不是似这般一样不知道为何开始在不知道什么地方开始不断的盘旋徘徊起来。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这般的举动在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看来自然是不能够理解的了。

    毕竟,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都是没有面对此时此刻的方梁的,没有跟方梁战斗的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怎么会知道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心中的无力、无奈跟恐惧呢?

    哦,其实这般说来倒也是不怎么准确的,因为云怜歌在之前好歹还是跟方梁对上且战斗过一场的,虽然这一场战斗这云怜歌完全是被方梁给压制在了下风但是那也好歹是跟方梁战斗过的人了。

    只不过就算是云怜歌是跟方梁之间有过一场战斗的人,但是此时此刻要这云怜歌去理解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心中的无力、无奈跟恐惧那还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的。

    因为云怜歌根本就不愿意去回想到自己跟方梁战斗的时候的光景,这云怜歌之所以如此可不单单只是因为她在跟方梁的战斗之中落败了什么的,也是因为那一场跟方梁之间的战斗委实是意义非凡,至少对于云怜歌来说是这般意义非凡的。

    云怜歌在跟方梁的那一场战斗之后,败北了之后也就是她云家可以说是覆灭的时候了,这种记忆云怜歌自然是不愿意去回想的了。

    而且更别说了,云怜歌现在就是在那个让得她云家覆灭的罪魁祸首的方梁的手下从事仆人这么一个身份的了,这样一想那这云怜歌便是会觉得更加的难受了,那自然是更不愿意去回想那一段往事的了。

    更何况,云怜歌还在担心自己如若回想到那般往事之后心中对方梁那本来就是费了好大的一股劲儿方才压制下去的仇恨又是会节节高升而出,到时候压抑不住对方梁的仇恨从而对方梁亦或者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江雯馨做出什么事情来可就不好了。

    这里说的云怜歌可能会对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江雯馨做出来的事情自然无需多说便是黎清修、君逸文以及齐雉等人对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江雯馨所做的那些事情了。

    而黎清修、君逸文以及齐雉等人对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江雯馨所做出了那般事情之后是怎么样的一个下场云怜歌可是切身实地的亲眼目睹了的,所以云怜歌自然是不想要这种事情发生的了。

    出于这些种种的原因所以云怜歌自然是不会去回忆起方梁跟她自己之间的那一场战斗的了,而云怜歌不能够回忆起这一件事情来那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心中的无力、无奈跟恐惧那自然就不是云怜歌能够理解的了的。

    如若云怜歌回忆起了当初她在跟方梁战斗之中的感觉便是完全就能够明白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心中的无力、无奈跟恐惧了,因为云怜歌当初又何尝不是如此的呢?

    不过事情没有假如,便是因为云怜歌因为之上所述的那些种种的原因十分的抵触她自己跟方梁战斗的那些记忆所以便是不能够将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心中的无力、无奈跟恐惧给感同身受起来。

    这便是当下的事实了,根本就无从更改的了。

    除开了云怜歌之外的其他人,也就是叶涵悦、江雯馨以及小雅三人那是根本就没有跟方梁战斗过的,其实不要说是战斗过就是跟方梁对峙叶涵悦、江雯馨以及小雅三人也是不曾有过的。

    可以说的是在此间包括之前黎清修、君逸文以及齐雉等人都还没有死的时候都是叶涵悦、江雯馨以及小雅三人对于方梁的恐怖最为没有什么真实的感受了。

    虽然叶涵悦、江雯馨以及小雅三人还是能够通过方梁的一场场战斗明白方梁的实力是多么的骇人听闻但是想要让叶涵悦、江雯馨以及小雅三人觉得恐怖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而对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怀揣着这般疑惑的可是不止云怜歌一个人是如此的,就是其他人也就是叶涵悦、江雯馨以及小雅三人对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也是怀揣着这般疑惑的。

    而且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此时此刻不但是对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怀揣着这般疑惑对方梁亦然是怀揣着这般的疑惑的。

    毕竟方梁不对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趁胜追击的这一件事情从刚才直至现在都是给了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造成了不小的疑问呢。

    只不过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虽然心中都拥有着这般疑问但是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也都是没有打算去向方梁问出来一个什么答案的。

    至少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现在是完全没有这般打算的。

    要说缘由的话其实早在之前便是说过的了,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便是怕影响到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战斗。

    哪怕是现在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这般远离方梁的情况下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都是不想去向方梁出声询问一二的,原因无他就是生怕影响到了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战斗。

    对于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战斗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那可都是相当的重视的了。

    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般重视倒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因为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战斗完全便是关系到了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接下来的命运。

    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想要不去重视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战斗对于她们四人来说都是一件极难的事情。

    只不过就算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是如何重视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战斗的,但是现在她们也是见不到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战斗有任何一丁点的进展的。

    这便是因为方梁在从地面之下来到了地面之上之后便是一直驻足不动了根本就没有半点向着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发动攻势的打算。

    而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也是只顾着自己一个劲儿的逃离方梁的周遭也是全然没有跟方梁交战的打算,既然方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都是处于在这种情况下来了那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战斗自然是不会有任何的进展的。

    而对于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战斗的没有进展,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也是没有什么想法可言的同样更是没有什么办法可言的。

    尽管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都是很是能够希望方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战斗尽早的结束但是另一方面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又都是觉得方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维持这般状态也是挺好的。

    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之所以会这般想便是因为方梁不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战斗的话那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便是不用再提心吊胆什么的了。

    现在方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可谓是十分的满足到了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一方面的心愿。

    因为方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暂且还真的就没有互相战斗,甚至于方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都是暂且都没有这种打算的。

    方梁在此时此刻其神魂感知牢牢地挂在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上,时刻关注着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一举一动,便是想要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动作之中判断出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实力到底恢复到几何了。

    只不过一开始方梁在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这般观察的时候那是十分的失望的,之前也就是说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刚刚自方梁的手中逃离的时候那是十分的没有条理的完全都不知道自己该要去做些什么事情只是一个劲儿的想着要远离方梁的身边罢了。

    这般一来,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自然是无法顾及到其他的事情了,所以方梁对其所造成的那些伤势一时间也是被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给遗忘了。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在一开始从方梁的身旁逃离了之后便是完全没有去镇压自己的体内的那些伤势还有被方梁的玄鹰体带来的极寒气息的了。

    如此一来,那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只能够凭借着它自身的能力本能去修复自己身上的那些伤势还有趋散被方梁的玄鹰体带来的极寒气息。

    这种速度那无疑便是会十分的缓慢的,所以在方梁一开始观察着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一举一动的时候便是完全没有能够发觉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有半点恢复己身的实力的迹象。

    这般光景让得十分的渴望着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好好战斗一场的方梁十分的不满意,一双英气之中且带着些许秀气的双眉在此时此刻都是紧紧的蹙了起来。

    只不过虽然方梁对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种种举动都是极其的不满意的但是方梁却也是拿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的,毕竟受伤的被玄鹰体的寒气入侵的又不是方梁自身的身体而是拿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体,方梁再如何也是不能够管到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体上面去的。

    于是乎,方梁便是只能够驻足在原地什么都不能够做只能够皱着眉头期待着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能够早早的压制一下它身体之中的伤势跟那玄鹰体的极寒气息。

    当然了,方梁也是不会期待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能够压下去太多的伤势跟那玄鹰体的极寒气息,因为那样一来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能恢复到了将近全部的实力的话方梁还真的不能够硬撼过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呢。

    所以说方梁会在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恢复到了一定的实力之后便是会继续的朝着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出手的了。

    只不过这种事情看来还是要等上一段不短的时间了,之所以这般说便是因为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前的种种不将它自己体内的那些伤势跟那玄鹰体的极寒气息当一回事,只顾着逃离方梁身边而置自身的伤势跟极致寒气之于不顾。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就算它的身体十分的强大,是半妖之躯有极大的自愈能力但是方梁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所造成的那些伤势可也是不容小觑的。

    其中最为主要的便是方梁的玄鹰体涌入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体内的那一股极寒的气息了,这便是让得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就算有着半妖之躯有着极端强大的恢复能力却也是恢复的十分的缓慢的主要原因了。

    这玄鹰体的极致寒气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一切都给冻结之处了,但凡有方梁的玄鹰体的极致寒气所过之处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妖气想要通过都是十分的滞涩的更甭提什么自愈伤势的了,那完全便是痴人说梦的事情。

    便是因为这两点原因所以才造成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伤势恢复的这般缓慢的缘故,以至于方梁足足的等待了一炷香的时间却也还是没有等到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伤势哪怕好转那么一丝丝。

    当然了,对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体内的状况如何方梁自然是不能够去了解的,那方梁是如何知晓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体内伤势的情况的呢?那便是因为方梁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一举一动之中察觉出来的。

    方梁对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伤势情况完全是可以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动作之中推断出来的了。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真的有多少灵智可言么?!怎么都逛了这么久了还是不知道压制自己的伤势呢!?一头开启了灵智的半妖真的会有这般蠢的么?!”

    方梁在见到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如此的情况之后,都不由得开始在自己的心中对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开始不断的额腹诽吐槽了起来。

    在此时此刻,方梁对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不满可以说是抵达了一个巅峰,如若不是因为方梁还在盘算着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来上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那方梁早就继续向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出手了。

    可惜的是方梁现在还是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抱有着那般期待,便是那种可以跟他酣畅淋漓一战的这种期待,所以方梁还是不可能对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出手的。

    至少在现在来说方梁是完全不想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大打出手的,因为此时此刻的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在方梁看来还是有些不配的,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现在的实力还不配。

    在种种的思绪变幻之下,方梁最终还是将自己的心中那一股对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出手的冲动给按捺住了,继续耐心的等待着,等待着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稍稍能够将其身上的伤势压制住一些稍稍的恢复一些实力。

    这一等便是又让得方梁等上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足足过得了半炷香的时间之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这般只顾着自己逃亡的现象方才堪堪止住了。

    在过得了半炷香的时间之后,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好似终于是反应过来了一般开始不再似之前一般了。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终于是不再只顾着自己逃窜了,它的身形速度开始放缓了一些了下来,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好似终于是冷静下来了一些了。

    方梁的神魂感知在此时此刻可谓是悉数的挂在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上的,所以尽管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这般变化十分的细微但是还是让得方梁在第一时间便是发现的了。

    “总算是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么?那就好,你这家伙便赶紧的将自己的那些伤势跟寒气给压制下去吧。”方梁在察觉到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这些细微的变化之后心中不由得微微一怔而后暗自有些欣然偷笑。

    方梁在察觉到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这般变化之后心情在一瞬间便是变得十分的晴朗了起来。

    虽然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变化只是极其的细微的一丝丝但是也是能够让得方梁的心情感到如此的变化的了。

    因为虽然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只是变化了这么一点,但是这好歹也算是有所改变的了,而且这种改变还是会随着时间的流失不断的继续增添下去的,如此一来方梁自然是会在察觉到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如此变化之后心情大好喜笑颜开的了。

    只不过这也就是对于方梁来说是如此的了,反观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边,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是见不到了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影的了。

    因为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速度虽然下降了不少但是也不是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能够见到的那种速度,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还是没有衰弱到那种地步的。

    随着时间的流失,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心中的那些疑惑便是更加浓郁了起来了,对于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一切举动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是更加的看不明白了。

    只不过虽然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心中的疑问随着时间的流失正在不断的加重,而且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情况好似完全就已经是稳定了下来似的。

    但是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还是没有打算去跟方梁说上一些什么话语的。

    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只是会将她们四人心中的疑惑深深的埋藏在她们四人的心中罢了。

    尽管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都是会在心中为着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情况头疼困惑不已并且还是会不断的去想着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之所以会有这般的情况的原因。

    但是想要叫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直接去问方梁是怎么一回事那还是不可能的事情。

    且先不提愈发的感到疑惑跟无奈的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了。

    让得咱们将实现转移回到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上面去。

    此时此刻。

    方梁正以十分的狂热的目光牢牢的盯着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一举一动,那模样好似恨不得立即将那还在空中不断的翱翔着的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给拉下来而后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好好的打上一场。

    而方梁的心中也确实是如同方梁的眼神所流露出来的那般意思一般无二的,方梁心中也是的确的在盘算着什么时候要不要将着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给拉下来而后好好的打上一冲。

    并且方梁还真的是有这种想法付诸于行动的冲动的,只不过好在在最终的时刻总是能够被方梁给按捺下来忍住了对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出手的冲动。

    如若不然的话,那方梁便是会错失一场好好的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酣畅淋漓的战上一场的机会的了。

    要知道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虽然此时此刻已经是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并且开始逐步的压制起它体内的伤势跟那极寒的气息了起来,但是这一过程还是需要不少的时间的。

    方梁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所造成的伤势跟那极寒的气息对于这样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来说都是极其的棘手的东西的,真的想要压制住哪怕不是完全压制只是压制下去一丝丝那都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所以说,方梁真的想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来上那么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的话还是得等待,而且还是得等待不少的时间的。

    不过对于需要继续的等待上一段时间的这种事情方梁自己也是知晓的,这种事情让得方梁心中是极其的不耐烦的毕竟他对于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酣畅淋漓一战的欲望是那般的强烈,这欲望有多么的强烈方梁此时此刻按捺下来对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出手之后的不耐便是会有多强。

    只不过好在经历了不少事情之后的方梁对于这种事情倒也是还能够忍得住,经历了不少的事情的方梁一颗心早就已经不似小孩子那般猴急了,方梁的心态跟方梁的外表那是全然不符合的。

    于是乎,方梁还是能够继续的等待下去,等待到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稍稍的恢复过来一些实力的那种时刻。

    到得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稍稍能够恢复过来一点实力之后方梁便是会在那时候朝着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出手了。

    方梁在等待着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实力恢复过来的途中他自己倒也不是没有想过自己要恢复一下自己的真气体力什么的,毕竟方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战斗了这么久了消耗那也是极大的了。

    只不过方梁在稍稍的想上了一想之后还是作罢了,虽然说方梁在修炼的时候能够分出一缕心神去注意外界的状况如何,但是方梁还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方梁就怕在自己修炼的时候会出现什么问题。

    例如说,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要是见到了自己在修炼的话悍然向着自己发动了攻势那可怎么办呢?

    可千万不要以为着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是看不出方梁展开修炼的时候是在修炼的,怎么说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都是拥有着不弱的灵智的,趁虚而入这种事情想也不用想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肯定是明白的。

    如若方梁在此时此刻展开了修炼便是完全给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一个巨大的破绽来攻。

    方梁在修炼的时候虽然是可以一心分二用,但是就算如此方梁的各种反应还有应敌的能力在这时候肯定是会下降不少的了,到时候再面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突然袭击,那样一来方梁想要不受伤都是一件难事了,而且这伤势还极有可能是重伤。

    这对于方梁来说自然不是方梁想要见到的光景的了,所以方梁在涌起了自己也去修炼恢复一下自己的实力跟体力还有真气的这种念头之后稍稍想了一想还是觉得不妥于是乎便放弃了这般的做法了。

    于是乎,方梁便只是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能够稍稍的恢复一些它自身本来应该拥有的实力。

    不得不说的是,在等待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恢复实力的这一期间对于方梁来说是十分的煎熬且无聊的。

    一颗想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一决高下正面硬撼的心在不断的催促着方梁,让得方梁的一双星眸不断的散发出来凌冽的且火热的光芒。

    而方梁的这一双星眸在此时此刻便是遥遥的挂在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上的,这般热烈的感情自然是冲着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去的了。

    要说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真的不愧是半妖之境的家伙,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在距离方梁足有半里来远的距离不断的腾飞着,没错,就算是在压制着自己的伤势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还是在不断的挪移自己的位置。

    这般为的是为何那自然就是不用多说什么的事情了,那自然是为了防备方梁动身向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展开攻势了。

    不得不说,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在之前的那一些跟方梁的交锋之中是真的感知到了什么叫做恐惧了,以至于让得它在这种情况下都是如此的提防着方梁。

    且先不说这些,先来说说方梁在以那般热切的目光凝望向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时候,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遍是心有所感其庞大的身躯不知道为何忽然一哆嗦甚至于其巨大的鸟喙之中都是传出了一声不明所以的鸣叫之声。

    当然了,这些动作都是在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高速飞行的时候完成的,所以能够见到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这般举动的人那是没有几个的,甚至可以说是只有方梁一人见到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这般细微的动作的。

    其实还有方梁的手中的银玲枪之中的那位敖前辈同样也是“见到”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如此一幕,只不过这位敖前辈又不是人族之辈那自然是不能够算作是人的了。

    “呵呵,能够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逼到如此的地步倒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了啊,看来这方梁的天资潜力还要比我之前所预料的高上那么一些的嘛!”

    那位敖前辈在察觉到了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这般细微的动作之后不由得哑然失笑而后在银玲枪之中喃喃自语了一声,那自语之声之中可以说是充满了欣慰的。

    如若这位敖前辈现如今是有躯体有面容所在的话,那相信这位敖前辈的面上一定是欣慰满面的吧。

    只不过可惜的是这般光景暂且还是没有办法见到的了,因为这位敖前辈还是没有身体,其实不要说这位敖前辈的面容了就是这位敖前辈之前的喃喃自语那也不是从这位敖前辈的口中说出来的。

    这一切都是要等到了这位敖前辈真正的拥有了他(她)自身的身体之后方才能够见到了,这里便暂且便不再多提了。

    虽然无人能够见到这位敖前辈此时此刻的欣慰神态也无人能够听得这位敖前辈欣慰无比的喃喃自语,但是这些都是不能够妨碍这位敖前辈在此时此刻的好心情的,就算无人欣赏他(她)自己仍旧是在这银玲枪的空间之中乐不可支。

    方梁的潜力天赋能够让得这位经历过不少的风浪的敖前辈如此欣然愉悦恐怕是方梁甚至于这位敖前辈自己都未曾想到的事情。

    “嗯,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啊,我居然会为了方梁这样一个小家伙的天赋潜力而开心至此么?看来我还真的是有点喜欢这个小家伙了啊。”

    少顷之后,在这位敖前辈稍稍的冷静了下来之后心中便是不由得开始浮现了这般念头来。

    在这一时刻这位敖前辈好似方才意识到了自己对于方梁到底是处于怎么样的一种看法。

    只不过这对于这位敖前辈来说倒也是没有什么事情的,在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这位敖前辈便是十分的坦然的接受了这一念头。

    别看这位敖前辈在之前跟方梁的相处之中好似处处都闹的很是不愉快,方梁在很多事情上很多次的让得这位敖前辈十分的不满意的,但是这位敖前辈的的确确的是对方梁这个家伙打心底之中喜爱的。

    这般也是有所原因的,想要得到这位敖前辈的喜爱那可不是一件什么容易的事情。

    第一个原因便是因为方梁的身上是带着那方天雨的传承的,而这位敖前辈对于方天雨那是极为的尊崇的,所以在这一点上方梁天生的便是能够让得这位敖前辈对其有些好感。

    不过当然了,这种情况还是得看看方梁能不能够配得上方天雨的传承衣钵了,如若方梁的天赋实力配不上方天雨的衣钵传承的话嘛这位敖前辈对于方梁的看法恐怕就是会朝着截然相反的方向发展过去的了。

    这般事情对于这位敖前辈来说无疑是一件很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其实这种事情对于世界上绝大部分的有灵智的生灵来说也是十分的理所当然的事情。

    因为无论是谁人亦或者是那种富有灵智的生灵会想要见到自己所尊崇的人的传承落在一个不配其位的家伙的身上去的,这样会被认为这是侮辱了他们所尊崇的那人。

    好在方梁的天赋实力还是经受的住考验的,至少在这位敖前辈看来那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

    要知道这位敖前辈的见识眼光可是极高的,可以说是此方天地最为高的见识跟眼里都是不为过的了,而这样的这位敖前辈却是对方梁能够继承到这方天雨的衣钵传承都是认为没有问题的了。

    那方梁的天赋潜力到底是抵达了一种怎么样的程度便是可想而知的事情了,那无疑便是极端的恐怖的天赋实力了。

    第二,在这位敖前辈看来,虽然方梁时常做出与他(她)意见十分的相左的举动来,但是不得不说方梁的这般性子还是极端的符合这位敖前辈的心意的,至少对于从认知方梁跟其交流到现在的这等时光了这位敖前辈一直都是对方梁十分的满意的。

    这便是这位敖前辈会对方梁生出这般好感的原因了,这些现在便暂且不提了,让得咱们的目光放出方梁手中的银玲枪之中的空间放到外界之中去。

    外界,银玲枪之外。

    “方梁这到底是怎么了啊?!怎么这么久了还是没有任何的动作呢!?”

    “这么久了怎么还是不对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出手呢?难道说是方梁现在已经是有些支撑不住了么?”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怎么这般古怪啊,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是见不到踪迹了,之前还不是跟方梁打的热火朝天的么?怎么现在就变成这样了啊?”

    “方梁这是不想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战斗了么?既然这样为何还要站在原地不动怎么现在不走呢?”

    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便还是在不断的思索着她们四人心中的那些疑惑。

    其实这种情况自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消停下来不再战斗之后一直都是在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的心中流转着,不断的思索着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消停下来不再战斗的原因。

    只不过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还是跟之前的一般无二,没有丝毫头绪的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根本就是不能够想明白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消停下来不再战斗的原因。

    就在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不断的为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消停下来不再战斗的原因感到十分的困惑不断的思考着的时候。

    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终于是有所变化了。

    最先有所变化的便是方梁了,方梁在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突然自原地消失不见了。

    这般光景让得还在思索着方梁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消停下来不再战斗的原因的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都一时间是有些发懵完全不能够反应过来的。

    其实倒也不用这般说了,其实就算是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没有去思考着梁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消停下来不再战斗的原因分了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她们四人的心神,但是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还是不能够注意到方梁的动作的。

    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还是不能够注意到方梁到底是何时消失不见的,而方梁又是消失不见去做了什么事情同样也是不能够为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知晓的事情了。

    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在为方梁的消失不见短暂的失神了片刻之后便是骤然开始收敛起了她们四人的心神。

    而后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便是将她们四人的目光开始四下的挪移了起来,便是为了找寻到方梁的身影。

    在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找寻方梁的同时,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还是在兼顾着找寻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踪迹。

    这便是因为在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看来,方梁消失不见的之后唯一的可能便是去找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麻烦去了,除此之外也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可能性了。

    毕竟,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都是没有能够在第一时间在她们四人的周身找寻到方梁的踪迹,既然方梁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到了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的身边那除了去找寻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踪迹。

    在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想来只要将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给找到了便是能够找寻到了方梁的踪迹了。

    只不过无论是方梁亦或者是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都不是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能够见到的了,因为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的实力委实是太低了一些。

    如此低的实力根本就是跟不上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速度,就算无论是方梁亦或者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速度都是没有放到最快那都不是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能够见到半点踪迹的。

    让得咱们的目光先从这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的身边给拉开,放到了方梁以及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上,让咱们来看看这方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现在又是一种怎么样的情况。

    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方才让得方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情况发生了这般的变化,又是什么原因方才让得方梁先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一步发生这般变化。

    方梁在之前之所以会骤然从原地消失不见了,那的的确确是如同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所猜想的那般,方梁的确是追着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去了。

    而是什么原因方才让得方梁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展开追击呢?是因为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实力已经是恢复到了方梁差不多该要出手的地步了么?

    其实这般说法说出来是十分的有些不妥当的了,因为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实力还是没有恢复到方梁理想的那种境界,如若现在方梁就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交锋的话还是不会让得方梁感觉到满意的。

    但是方梁为何在这时候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出手呢?那便是因为在方梁的神魂感知之中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实力虽然还是没有恢复到令得他满意的地步但是那距离那种地步也是相差不远的了。

    而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就快要恢复到了方梁不得不出手的地步了,可是在这一时刻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却还是有些距离的。

    这便是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在之前不断的远离方梁所起到的作用了,方梁之所以会这般提前行动的原因便是这个了。

    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相距这般的距离,就算到时候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恢复到了方梁期望见到的那种地步上面去,但是方梁想要追赶上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还是得十分的费去一番功夫的。

    谁让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跟方梁相距着这般远的距离呢,而且在方梁开始追赶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时候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也是不会站在原地不动只是等待方梁的追赶的。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也是会继续的展翅而飞的,到时候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如若是直接冲着方梁去了的话那倒是还好但是如若不是如此的话那可就是不好的了。

    如若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到时候不跟方梁正面相战只是不断的腾飞躲避方梁的同时不断的恢复着它自身的那些实力的,如此一来如若让得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拖延足够久的时间的话那还真的有可能让得它恢复到全盛的状态之中去。

    其实说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能够恢复到全盛的状态不太妥当,就算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能够将方梁的玄鹰体注入其体内的那些极寒气息清楚个干净但是到时候方梁在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留下的那些血洞可也就止不住了。

    可别忘了除开了方梁的玄鹰体的极致寒气,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还是身受着方梁手中的银玲枪所造成的伤势的呢。

    所以说就算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去除了方梁留在它体内的那些玄鹰体的极寒气息但是还是不能够说它就是恢复到了它的全盛状态之中去了,只能够说它已经是接近回到了巅峰的状态上面去了。

    只不过就算是如此,那也是方梁不愿意见到的光景了,因为在方梁看来就算是那样不在巅峰状态智商的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那硬碰硬起来还是自己要在下风一些。

    这便是与方梁想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来一场势均力敌酣畅淋漓的战斗这般念想十分的不符合的了。

    于是乎,方梁便是在念及此处之后立即便是展开了行动起来,立即开始朝着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所在的地方追赶而去。

    可是就算方梁开始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展开了追赶但是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却也不是方梁一时半刻便能够追赶的上的了。

    因为方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在之前便是有着半里的距离,就算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速度下降了不少但是也不是能够让得方梁能够如此轻易的跨越这半里之遥追赶上的。

    方梁想要真正的追赶上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并向其出手的话那还是得费去不少的时间的,而这般时间便是给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又一次的喘息的机会。

    但是好在方梁的玄鹰体所带入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体内的极致寒气委实过于的棘手了,一时间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还是不能够让得自己将体内的那极致的寒气压将下去多少。

    而方梁在一时之间也是不能够追赶上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并向其出手,方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局面暂且便僵持在这里了。

    不过虽然说方梁是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僵持在这里的了,但是这种僵持却是总是会有结束的一瞬的,那便是因为方梁纵然是一时间追赶不上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影但是方梁此时此刻的速度还是要比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来的快的。

    长此以往下去的话,那方梁终归是能够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给追上的。

    再者说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所能够行动的地方都被限制在这方圆半里之内的了,有了这般的限制那方梁追赶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那自然便是更加的容易了许多了,方梁自己又没有这种限制。

    所以方梁在追赶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时候倒也是并不怎么着急的,就算是多耗去了一点时间但是就算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恢复的实力比方梁之前想象的多但是方梁还是依靠自己的手段将其继续消耗到与自身持平的实力上面去。

    可不要怀疑方梁又没有能力能够做到这种事情,在之前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全盛的时期方梁便是能够将它拖到如今的这种地步,那就更别说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现如今还恢复不到全盛时期的状态了。

    方梁总是有办法去对付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只不过就是方梁会花多或者花少些时间的事情罢了。

    方梁对于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处于对等的实力来一场酣畅淋漓势均力敌的战斗早就是已经急不可耐的了,所以自然是会倾向于花少些的时间去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发生战斗的了。

    所以方梁才会先一步对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有所动作展开了追击但是这却不代表着方梁就急了,那是完全没有的事情。

    只不过这般情况对于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来说都是各自有些满意,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可就不见得是如此的了。

    在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看来便是如此的了,她们是有一段时间见不到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影了。

    《兵意铸道》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

    喜欢兵意铸道请大家收藏:()兵意铸道更新速度最快。;和!,,。,

    兵意铸道

    还在找"兵意铸道"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易"很简单!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