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嗯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到底如何了呢?”

    久久不曾见到了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影的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在双目无神的四处张望的同时还不免在心中这般疑惑的想着。boss.

    自从方梁开始向着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动身了之后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双目一直都是十分的飘忽的了,这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四人完全就是一副不知道该要将自己的目光望哪里投去的模样。

    而事实上也是的确如此的,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的确是不知道她们应该将目光投望向何处只是能够不断的四处打量着寻觅着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影。

    如此这般一来,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的目光会变得涣散飘忽那也是极为正常的一件事情。

    且先不说这种对于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来说极为正常的表面上的表现,先来说说此时此刻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的心情如何吧。

    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在此时此刻发觉完全的见不到了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影之后她们四人的心中的情绪是极端的复杂的。

    一方面,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虽然有那么一段时间没有能够见到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影了,但是这样也就代表着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不曾见到方梁现在是个什么状态。

    虽然方梁的状态不一定就是坏的,见到了方梁的身影之后对于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来说不一定就是一件坏事,但是这般未知的状态对于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来说还是能够让得她们心安的。

    另一方面,不能够知晓到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战斗情况,这种事情又是让得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心中难免会生出来一些担忧,生怕方梁会在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战斗之中出现什么问题。

    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都是生怕在她们下次见到了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战斗的画面的时候会见到方梁情势不妙的情况。

    这两种安心与不安的心情在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的心中不断的交织纠缠着,让得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的心情都纠缠的如同麻花一把十分的复杂难言。

    虽然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的心中都是在涌现着波澜但是至少在面上这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都是没有表露出来多少的。

    虽然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面上的凝重的神态有些出卖了她们四人此时此刻心中的心绪但是至少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都是未曾将这些附诸于口的。

    纵然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都是未曾将她们四人心中各自的心事说出口,但是一种沉凝的氛围已经是开始在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之间弥漫开来了。

    这般氛围呈现在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之间,让得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之间显得十分的压抑了起来。

    只不过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的心情如何,这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之间的氛围如何那都是完全不能够影响到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战斗的。

    此时此刻,方梁依然是稳步的奔行在追赶着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路上,现在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距离已经没有之前的半里之地那般的多了,现如今,方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至多也就是相距了一个百来米的距离。

    可不要以为方梁追赶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到得这般地步很是容易,方梁是至少花了足足的半炷香的功夫才将自己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额距离拉近到如此的距离的。

    不过就算是花费了这般多的时间用去了这般多的功夫,但是其实此时此刻的方梁却也是不甚在意的,方梁此时此刻便是一心想着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好好的战斗上一场的呢。

    虽然方梁在追赶着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同时心中还在想着这般的念头,但是追赶着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速度却是丝毫没有慢下来的,而且还不止于如此。

    方梁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是在不

    断的感知着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任何的一举一动的,方梁之所以会如此便是想要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一举一动之中判断出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到底是恢复了多少的实力。

    现如今那自然也是不曾例外的,在方梁的感知之中观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一举一动之后得出的结果看来,在方梁追赶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半炷香的时间之中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还是没有更加的恢复多少,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动作跟半炷香之前完全没有什么变化。

    这让得方梁心中有些安宁,只不过也就只是有些罢了,方梁这只不过是一时的心安方梁的心中还是有所担忧的,因为此时此刻的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虽然是没有更多的恢复一些实力但是要是继续这样下去那可就是不一定的事情了。

    毕竟,要知道方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距离还是相距着一百来米的距离呢,要是想要跨过这一百来米的距离追赶上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那定然还是要费去不少的时间的,在这不少的时间之中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到底会不会再度的恢复一些实力那就是谁也不好说的事情了。

    “唉还是相差这么远的距离呢,真不知道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待得我追上它能够对它出手的时候它的实力能够恢复到几何。”方梁在思及此处的时候便是不由得在自己的心中开始发出了这般的叹息了起来。

    “到时候如若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恢复的有些超出我的预料的话那又是得耗费一番功夫才能够将它的实力再度拉到差不多能够跟我正面硬撼的水准呐,这也太耽搁时间了吧”

    方梁在自己的心中发出了那般的一声叹息了之后念头忽而一转开始这般想到。

    没错,方梁之前的种种心思可不是在为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恢复了实力之后自己会有多难对付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而头疼困扰,而是因为方梁在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恢复过头一些实力之后还要耗去一番力气去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实力再度消减下来而不爽不快。

    因为这样一来,方梁一直满怀期待的想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来一场酣畅淋漓势均力敌的战斗便是会落到了空处去了,不得不再多耽搁一些时间的了,这对于方梁来说是会让得他十分的无法接受的一件事情。

    方梁便是因为这种缘故方才会对自己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现如今的情况感到头疼困扰不已。

    只不过虽然方梁对于自己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处境十分的不满,恨不得便是立即追赶到了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边而后立即就能够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展开一番较量来上一场让得他十分的舒坦且酣畅淋漓的战斗。

    但是,方梁也只是能够在心中这般想想罢了,因为方梁现如今追赶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速度已经是极限的了,如若继续提速的话那对于方梁来说可就是有些不妙的事情了。

    要说为何会这般说呢?为何说方梁继续提速会有些不妙而不是说方梁已经是没有办法提速的呢?为何方梁还是有办法提升自己的速度却又要说当下的这般追赶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速度便是方梁的极限了呢?

    这便是因为之前也曾经说过的一件事情了,要知道方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相遇并发生战斗以来的时间可是也不短的了,方梁在跨越了这般多的境界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交手那对于方梁的消耗那自然是极端的巨大的了。

    战斗至今的方梁的体力、真气以及精力那都是下降了些许的,这还是因为方梁的真气委实足够浑厚精纯方梁的神魂境界委实是高深无比的结果了,如若换做一个其他不是方梁的人来做这些事情的话那他早就不行了,早就是将自己的一切都耗的油尽灯枯的了。

    不过话说到这里却又得说回来了,如若不是方梁这般人物那也根本就不可能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发生如此的战斗对抗了,早就在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交锋的第一时间便是会被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一击击倒的了根本就不可能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交战这般久的时间。

    更遑论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打的四处逃窜十分的慌乱这一说了,这也就是方梁跟其他人亦或者说跟此间天地之中大部分的生灵之间的差距所在了。

    不过当然了,此间世间除开方梁之外能够做到了这些事情的人倒也不是没有,毕竟世界这般的这方天地之中的生灵是如此的众多,那自然是会有不止方梁一个这般天骄的人物了。

    别的暂且不说,便是先拿方梁身边的举出一个例子吧,便是方梁双手之中紧紧握住的那一杆银玲枪之中的那位敖前辈何尝不就是这等天骄人物呢?而且要说他(她)比眼下的方梁更甚一筹那好似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的。

    不过,这些也就是些题外话的了,这里咱们便是先就暂且不提了。

    话接着上述所说的来说,方梁既然是在跟那一头半

    妖之境的妖禽的战斗之中被消耗了不少的精力、真气以及体力,可是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战斗可以说还是不太明朗的,双方都是没有互相给了对方致命一击什么的。

    其实原本方梁是有着这种机会的,但是这种机会被想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好好的来上那么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的方梁硬生生的故意的错过了去,如此一来便是让得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战局又一次的变得十分的不明朗了起来。

    在这种不明朗的战斗局势之下方梁自然是得自发的保留一些体力而不是将全力都用在了追赶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上去了,如若到时候追赶上了自己的体力精力不支从而让得一场能够酣畅淋漓的战斗落到了空处那可怎么办?那可绝对不是方梁想要见到的光景了。

    方梁在追赶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时候心中早就是有了这般的想法,所以在此时此刻方梁便是将自己追赶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速度维持在一个极限,但是这种极限可不是方梁真正的极限所在而是方梁自己划分的一种极限。

    这种被方梁划分出来的极限便是方梁自己暗自估算好的一种可以让得自己的实力不那么快消耗的一种极限,这便是之前为何会那般去说方梁的原因所在了。

    说一千道一万,方梁都是在为着想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来上一场势均力敌酣畅淋漓的战斗而做着准备着,不得不说,这般看来方梁在对待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战斗上还是十分的游刃有余甚至于是好整以暇的。

    方梁自己的这般行动情况跟心思只是放在他自个的心中还好,如若要是让得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知晓了,那指不定会在心中对方梁怎么腹诽去吐槽呢。

    感情她们四人这般为了你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战斗担忧着沉重着,结果你就是在想着这些事情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战斗的?这般轻松?!这般游刃有余?!这般好整以暇的?!

    当然了,这般在心中对方梁的吐槽腹诽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之中也就是云怜歌会做得出来了,其他三人可就是会不一样的了。

    可别误会了,这可不就是说叶涵悦、江雯馨以及小雅三人在知晓了方梁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战斗的时候便是会对方梁的这般行为跟心态没有任何的额想法了,其实不然,只不过叶涵悦、江雯馨以及小雅三人是会在知晓了一切之后便是将她们心中的对方梁的腹诽跟吐槽直接便跟方梁说出来罢了。

    叶涵悦、江雯馨以及小雅三人可是也为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战斗费去了不少的心力担了不少忧的呢,如此一来再知晓了方梁在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战斗的时候所做出的故意放过大好时机的举动,再想到方梁那般优哉游哉的心思心境之后叶涵悦、江雯馨以及小雅三人怎么可能会不气的呢?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只不过这些事情暂且都不是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能够知晓的事情了,因为方梁此时此刻可是未曾跟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说出他之前的想法的。

    而且再者说了这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四人也是不能够从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战斗之中看出来方梁是有意的放水的,这样一来这叫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四人如何去知晓关于方梁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所做的一切呢?

    所以说,暂时的,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四人还是只能够被蒙在鼓里什么也不懂的,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四人便是这般什么也不懂的继续的对方梁充满了担忧还有期待,担忧着方梁的安危期待着方梁能够战胜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

    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便是在这般的状态下不断的凝视着张望着四周找寻着方梁跟那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影的,时间在叶涵悦跟小雅二人还有云怜歌三人还有江雯馨这四人这般状态之下缓缓的流逝

    又是半炷香的时间流逝而过,让得画面回到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

    此时此刻,在过得了半炷香的时间之后方梁距离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距离已经是十分的接近的了,可以说唯有三丈都不到的距离了,如若再让得方梁接近一些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话那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便是能够被方梁展开攻势的了。

    这般时候方梁的一双仿若星辰的双目之中骤然便是发出了极端炽热的光芒了,对于方梁来说他等了此时此刻已经等了十足的时间了早就让得方梁等的十分的不耐烦十分的想要迫切的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出手的了。

    只不过虽然方梁已经十分的不耐在方梁看来自己已经是追逐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十分长的时间的了,但是其实从方梁开始追赶着这一头半妖之境的

    妖禽直至现在还是未曾过了一刻钟的时间。

    虽然这一刻钟的时间不能够说短暂了但是如若说十分的长久了的话那自然也是不可能的了,方梁之所以会这般认为他已经是追逐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十分长的时间了,追根究底还是因为方梁对于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战斗的渴望,便是那一刻急切于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战斗的心让得方梁觉得度日如年。

    不过这对于战斗的渴望也就是方梁一人有的了,被方梁盯上的并且一直追赶着的那个家伙也就是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可是万万都没有渴望继续跟方梁战斗的这种念头的。

    方梁在接近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如此近的距离的同时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自然是有所察觉到的,倒不如说从一开始方梁的一举一动便是在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掌控之中的。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早在方梁追赶它自身之初便是发觉了方梁的动作的,在接下来的漫长的追赶时间之中方梁的一举一动同样是逃不过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双眼的,就跟方梁能够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所有动作都牢牢的纳入了他的“双眼”之中一样。

    至于为何在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这边同样也说时间是过得十分的漫长的呢?废话,如若你的背后一直有一个能够危及你性命的人追杀你而你却是一直都不能够将其摆脱的话那自然是会有这般度日如年的感觉的了。

    可以说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心情心境跟方梁的心境心态是十分的接近相似却又是截然相反的,这句话看似矛盾但是其实是一点都不矛盾的,事实上便是如此的。

    只不过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虽然也是能够将方梁的一举一动掌握在它的双眼之中,但是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还是对于此事没有丝毫的办法的。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早就已经是将它自身的速度展开到了一种极致所在的了,至少对于现如今的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来说这般的飞行速度已经是它的极限所在的了。

    如若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还想要继续提升自身的速度的话那倒也不是没有办法,那得先将方梁的玄鹰体注入其自身体内的那些极寒气息给清楚的一干二净再说了。

    或者也不用完全的将那些极寒的气息清除的干干净净只需要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能够清楚了一部分那也是能够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速度提升些许的。

    只不过这一切的前提便是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能够将其体内的那些被方梁注入体内的极寒气息能够被它压制下去,哪怕是压制下去一丝丝一点点都行。

    可是就是这般的一丝丝、一点点却是将这样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给难住了,至少在短时间之内是将这样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给难住了,它是无论如何都是做不到将方梁注入它体内的那些极致的寒气给压制下去,哪怕是一丝一毫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都是做不到的。

    如此一来,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既然不能够提速那它跟方梁之间的状况自然是不会发生什么转变的了,方梁依旧是能够稳步的逐渐靠近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

    而这般光景可不是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想要见到的光景的了,要知道在之前的跟方梁的一番接触交战之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都是已经开始对方梁有些惧怕恐惧的了,被方梁如此缓慢的靠近那自然不是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能够接受的事情了。

    但是奈何,就算是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不想要接受这般光景,但是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却仍旧没有任何的办法改变当下的这种局面,因为之前也就说了在现如今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速度也就是这般了,想要让得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再快上一些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于是乎,便是在时间的缓缓流逝之中,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便是让得方梁逐步的靠近在它的周身数丈左右的距离了。

    而且这般光景随着时间的一点一滴的流逝还在不断的拉近,这般光景对于方梁来说那无疑便是一件十分的值得喜悦的事情了但是对于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可就不是如此的了。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在察觉到了这般景象了之后心中便是变得更加的焦急了起来,甚至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都开始不断的“嘎嘎嘎!”的有唳鸣声音从其嘴中发出了。

    从这一点便是能够见到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心中到底是有着多么焦急的心态了,只不过就算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如此举动心中如此的焦急但是对于现状那是完全没有任何的改变的。

    方梁仍旧是在不断的接近着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而后方梁距离他手中的银玲枪能够触及的到的距离那是愈发的接近的了。

    对于自己的身躯快要落入到了方梁手中的银玲枪的攻击范围之中的这一件事情其实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也是十分的清楚的,毕竟在之前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跟方梁交手了不短的时间了,而且这一头半

    妖之境的妖禽感知又十分的敏锐对于身后传来的愈发浓厚的危险气息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自然是能够感知的到的。

    在这一瞬,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骤然开始挥动自己的一双巨大的双翼,虽然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前也是这般做的但是这一次好似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起来了。

    这时候的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双翼好似变得比起之前还要格外的用力些许的了,也不知道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般力量。

    如此一来,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速度骤然开始加快了一丝丝了。

    可千万别小看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速度快上了这般一丝丝,就是这般的一丝丝便是让得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可以说是逃过了方梁的攻击,更甚至站在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看来都是可以说是逃过了一劫的。

    便是这么快上了一丝丝,但是却让得刚刚从一颗巨大的树木的树干上一跃而起向着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冲去的方梁触之不及了。

    倒也不能够说是方梁对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触之不及了,只能够说方梁手中的银玲枪的攻击范围便是这般被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稍稍的拉开了一丝丝了,这样一来便是让得方梁之前的打算落到了空处去了。

    方梁本来是想在靠近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一段距离之后便是立即的以手中的银玲枪散发出枪芒而后朝着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袭击而去,这般做法便是之前方梁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所用的那般做法。

    经历了之前的战斗之后,方梁便是觉得这种方式对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来说好似还是挺管用的,所以这一次便是没有改变什么做法而是直接开始故伎重施了起来。

    只不过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速度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提升了那么一丝丝的情况下被破灭了。

    “奇怪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难道说已经是再度的恢复了一些它原本的实力了么?”方梁在见到了如此的情况之后自己便是不由自主的开始在心中诧异了起来,对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突然提升速度方梁那是十分的不解的了。

    只不过方梁虽然对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突如其来的加速十分的不解但是这却是并没有影响到方梁身体上的动作,方梁在与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擦肩而过之后便是直直的朝着一颗巨大的树木的树干落去。

    这种追击方式也是与方梁一开始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战斗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之所以会这般的原因也是因为方梁是在之前的战斗之中发现这般行动对于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战斗十分的有效所以方才是会如此的。

    而且之前也是曾经说过的了,这种凭借着此地的繁多的且巨大的树木追击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方式也是方梁唯一能够想出来并做到的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展开进攻的方式了。

    所以说,方梁除开了这般方式其实也就是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奈何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了,方梁只能够以这般在众多的巨大树木的树干上来去纵横的方式去接近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了。

    只不过好在这虽然是方梁能够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展开追击的唯一的方式,但是这种方式还是十分的有用的,至少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在跟方梁战斗了这般长的时间之中都是没有能够奈何的了这般跟它作战的方梁。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从一开始的跟方梁正面交锋到得后来的将方梁引至高空之中战斗,都是没有奈何的了方梁。

    当然了,如若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能够奈何的了方梁的话,那此时此刻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也是不会在方梁的追击之下只是逃亡鸣叫连反击方梁一击都是不敢的了。

    其实不要说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会对方梁展开反击的了,就是让得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跟方梁靠近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还是不会愿意的,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是真的在之前的跟方梁的战斗之中被方梁给打怕了的。

    方梁在朝着一颗巨大的树木的树干冲去之后便是轻盈的一个转身而后便是双脚落在了巨树的树干之上,而后方梁的双脚便是再度的发力,骤然之间方梁便是消失在了那一颗巨树的树干之上了。

    方梁的这一消失之后的去向那自然是无需多说什么的,方梁自然是朝着刚刚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自身将要出手的攻击的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而去的了。

    而此时此刻,再来看看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

    其实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体内的那些被方梁注入进来的极致的寒气还是没有化解一丝一毫的,按理来说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速度在刚刚是不会能够有着那样的提升的,哪怕是那样的一丝丝、一滴滴都是不可能的。

    那么,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到底是如何做到将这般不可能的事情转变成可能的了呢?

    说起这个便

    是不得不说无论是哪种生灵,人也好,妖也罢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生灵也好在绝境之中都是能够爆发出更胜其原本一筹的能量的,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便是在绝境爆发了,爆发出了一个更甚它自己一筹的能量突破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自身的极限所在。

    别看只是那么一丝丝的突破,但是这种事情对于人也好,妖也罢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生灵来说都是十分的艰难,甚至是可以说是跟越境战斗一样艰难的事情了。

    当然了,在这里可是不能够将方梁等一系列能够轻易跨越境界而战的天骄人物给算进去了,这里说的便是指的普通的人、普通的妖、普通的生灵是这般的。

    如若将方梁这些天骄人物算了进去的话那便是体现不出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这般突破了自身的极限的难度所在的了,其实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要这般突破了自己的极限那真的是相当的不容易的了,可以说用奇迹来形容都是不为过的了。

    其实要是这般说来的话,跨越境界一战好似也是能够以奇迹来形容的了,其实也不用好似什么的了,在寻常的人或者说拥有灵智的生灵的眼中那都是奇迹了。

    只不过也就是方梁做的有些多了,经常跨越一个小境界或者多个小境界而战,所以大家都是有些习以为常不当一回事儿了,但是这种事情在寻常的人亦或者拥有灵智的生灵看来都是一件十分值得称之为奇迹的事情了。

    既然这种在生死绝境之中能够突破自己的极限的事情能够被称之为奇迹,那自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于是乎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在方梁向它袭击而来的那一瞬间短暂的突破了自己的极限之后便是又逐渐的恢复到了寻常的状态。

    在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处于这般寻常的状态之中那方梁自然是能够继续的向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追赶而去的。

    既然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速度又一次的回到了原先的状态之上,那方梁自然还是能够缓缓的接近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了。

    而且之前那般的突破极限的境界可不是每一次都能够遇上的,而且也不是什么人亦或者生灵都能够做到的事情,如若一般的人亦或者生灵未曾在生死危机的情况下做到了这般突破自己的极限的事情那便是只有一个下场了,那就是直接身死于那生死危机之下了。

    可千万别觉得跟方梁战斗的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在方梁的即将要出手的攻击之下突破了自己了极限就以为这便是什么人亦或者什么生灵都能够做到的事情。

    而这种事情,放在今日放在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上好似便是发生了一些变化的了。

    又一次的,在方梁用了将近三个呼吸的时间再度的快要将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纳入了自己双手之中的银玲枪的攻击范围之中去了,这时候方梁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情况又一次的发生了转变的了。

    这与其说是方梁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转变倒不如说是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转变,只不过方梁也是因为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转变而生出了变化来了,所以将方梁也给是捎带了上去倒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了。

    这一次,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又一次的在方梁的双手之中的银玲枪能够快要触及到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时候突破了自我的极限,又一次的让得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速度快上了那么一丝丝,让得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躲开了方梁即将要朝着它出手的那一击银玲枪。

    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是方梁双手之中的银玲枪即将快要散发出那无形无声无息且带着极致的寒意的枪芒的时候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骤然突破了它自身的极限又是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自身的速度提高了那么一丝丝在千钧一发之际让得方梁即将要出手的攻势未曾发出来。

    方梁又一次的没有出手将那即将出手的无形无声无息且带着极致的寒意的枪芒给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之后,一番诧异疑问的心情又一次的回到了方梁的心中。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刚刚还以为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是恢复了一些自己的实力的,可是在它之前从我的手中逃离之后的动作来看也没有恢复到自己原本的实力啊,怎么现在又这样了?”

    方梁心中不由自主的便是浮现了这般念头来了,对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实力忽上忽下的十分的不解跟困惑还有着那么些许烦躁跟郁闷。

    因为这两次方梁都是抱着终于是可以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好好的来上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的了,可是一次又一次的却总是落到了空处,这对于方梁来说自然是一件十分值得他去郁闷的事情了。

    只不过就算方梁对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实力浮动的古怪至极的表现十分的诧异还有郁闷但是方梁却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的,因为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这般变化终归是出现在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自身身上的,方梁总不可能能够在这方面影

    响到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什么的了。

    于是乎,方梁在稍稍的郁闷了些许之后还是将自己心中的那番心态好好的收拾了一番,在方梁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态了的同时方梁身上的动作也是分毫不慢的了。

    在方梁收敛了自己的心思的时候方梁还是在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让得自己转身好好的落在了一颗巨树的树干之上而后再一次的以双脚重重的踏在了这一颗巨树的树干上骤然发力向着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所在之处再度冲去。

    方梁的速度是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忽上忽下的浮动完全不一样的,方梁的速度从最初追赶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开始直到现在都是没有出现什么变化,方梁一直都是维持在他一开始的那般速度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展开追击的。

    就算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出现了这般古怪的速度实力上下浮动的迹象方梁在此时此刻还是没有改变他自己的这般做法的念头。

    方梁还是一直都是秉持着他之前所作出的那般要好好的保留住自己的实力,以免到时候就算追上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后却是没有足够的实力能够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好好的相战一场。

    这种念头对于方梁来说是十分的重要的了,要知道方梁打从一开始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开始战斗的时候便是开始怀揣着这般想法的了,现在想要方梁放弃这般想法那是不说不可能事情但是也是极其的有难度的一件事情了。

    于是乎,在接下来方梁还是以之前所用的那般速度朝着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追赶而去。

    方梁这一次追赶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过程那是跟之前没有多大的差别的了,方梁在用了三个呼吸的时间便是追赶上了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步伐”。

    又一次的,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体再度的进入到了方梁的双手之中的银玲枪能够触及到的范围之中去了。

    于是乎,方梁便是开始调动起来自己丹田气海之中的真气了,与此同时在方梁的丹田气海之中的那一颗寒珠也是开始不断的散发出寒气不断的涌入了方梁的筋脉之中最终流向了方梁的双掌之上最终流入到了方梁的双掌之中的银玲枪之中。

    赫然的,方梁手中的银玲枪便是要再度散发出它的那无声无息无形且带着极致寒气的枪芒了。

    可是,又是在方梁即将要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出手的千钧一发的时候,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速度骤然是又一次的发生了变化。

    而且这一次又是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恰到好处的提升了那么的一丝丝的速度,但是又是这般一丝丝让得方梁那准备出手的无声无息无形且带着极致寒气的枪芒又一次的给方梁硬生生的憋回去了。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怎么又来了?!而且每一次都是这般恰到好处?!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真的不是在戏弄我来玩的么?!”

    方梁在见到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如此的表现了之后心中的诧异又一次的控制不住的浮现了出来,他的身形在此时此刻距离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远去了,方梁只能够看着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背影逐渐远离。

    虽然说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是逐渐的远离的,但是其实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远离方梁的速度还是十分的快速的,只不过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便是让得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足足给拉开了将近十丈的距离。

    其实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一丝丝提升了速度便是有这般光景倒也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毕竟对于这样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来说这样的一丝丝那便是一种极大的提升的了。

    其实这不但是对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来说是如此,就是对于方梁来说亦然是如此的了。

    方梁在眼睁睁的目送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缓缓的跟他自己拉开了一段距离的同时也是没有不顾着自己的情况,他还是有注意着自己周身的情况的。

    这般事情从方梁接下来的动作之中便是能够看出来一二了,方梁虽然目光还是牢牢的挂在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上目送着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远去但是方梁的身体却已然是做出了动作了。

    方梁那矮小的身体轻轻拧转便是缓缓的落到了一颗巨树的树干之上,方梁在双脚落在了这一颗巨树的树干之上了之后面上的神色便是为之一变。

    从之前的迷惑不解还有诧异郁闷之中骤然变得坚定了起来,在经历了这样几次三番的失手了之后方梁的心中的那一道想法便是逐渐的发生了些许的变化了。

    “看来是不能够继续这样下去了啊,这样下去反倒是会将这一件事情愈发的弄的麻烦起来了,这样反而倒是愈发的浪费了自己的时间了啊!我可不想要将自己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继续拖延下去了。”

    方梁在此时此刻心中骤然便是浮现出来了这般念头了,而后这般念头立即便

    是被方梁给付诸于行动了起来了,在这一瞬间方梁骤然便是从那一颗巨大的树木的树干之上消失不见的了。

    这一次,方梁的速度可是不比之前的那几次那般的了,这一次方梁可也是将他自己的速度提升了些许的了,在这一时刻方梁已经是不想要再保存自己的实力什么的了。

    在这一瞬之间,方梁便是骤然拉近了自己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间的距离。

    几乎只是在一瞬之间,方梁便是再度的靠近到了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边,而且这一次直接便是进入到了方梁双手之中的银玲枪能够触及到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那般距离了。

    这一次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便是没有发生出那般多的变化的了,对于方梁完全靠近到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边这一件事情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自身并没有注意到了,甚至于在这一瞬间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连那危险的气息都是没有感受到。

    既然没有感受到了什么危险的气息,那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自然便是不会认为自己处在什么绝境之中的了,既然如此那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自然是没有什么从绝境之中突破自己的极限这种事情存在的了。

    于是乎,方梁这一次的双手之中的那银玲枪所散发出来的那无声无息无形且带着极致寒气的枪芒终于是能够出手了,这那无声无息无形且带着极致寒气的枪芒终于是能够从方梁手中的银玲枪散发出激射到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所在的地方去了。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这一次可谓是有些触不及防的了,不知道是因为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已经是开始有些习惯于方梁是用着之前的那般速度追击它了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

    反正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就是在一时间没有能够对方梁这般无声无息无形且带着极致寒气的枪芒的攻击之中反应过来。

    亦或者说是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其实是反应过来的了,但是却是没有什么足够的能力能够躲开方梁的这般无声无息无形且带着极致寒气的枪芒的攻击。

    总之,这一次方梁的这般无声无息无形且带着极致寒气的枪芒的攻击很是轻易便是落在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上了,而且这一落在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上便是悉数都落了上去。

    方梁双手之中的银玲枪所散发出来的那般无声无息无形且带着极致寒气的枪芒的攻击便是悉数的落在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上去了,而且这一次还是针对的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一双巨大的双翼,更为准确的来说是针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一面单翼。

    方梁的如此这般无声无息无形且带着极致寒气的枪芒的攻势落在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一面单翼之上之后那情形可想而知的。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瞬间便是在空中一个“踉跄”瞬间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便是直接朝着下方落去了。

    只不过对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来说这般也是短短的一瞬之间罢了,在这一瞬之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便是骤然开始了它的动作,整个庞大的身躯便是整个翻转了过来旋即便是继续的向着前方冲击而去。

    而此时此刻方梁已经是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擦肩而过的了,方梁也是没有打算继续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做出一些什么的了,因为方梁打算温水煮青蛙并没有打算一口气遍是吃成了一个胖子什么的了。

    方梁在跟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擦肩而过了之后便是又一次的落在了一颗巨树的树干之上,而后方梁的身形那是寸步不停的再度向着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躯冲击而去。

    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此时此刻还是在不断的逃离方梁所在的地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完全便是没有跟方梁战斗的打算的,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还是处在被方梁的实力所造成的恐惧之下的完全是没有跟方梁对抗的念头的。

    就算是这样被方梁创伤了之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还是觉得十分的无所谓的事情,反正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只要想着逃离方梁的身边就是了。

    只不过虽然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十分的想要逃离方梁的身边的,但是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体却是不能够允许的,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本来的速度便是不如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之前全盛时期的那般状态的了。

    而现在又被方梁的那些无声无息无形且带着极致寒气的枪芒的攻击到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一面硕大的单翼之上的了,要知道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速度便是靠着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那一双巨大的双翼的。

    然而现在却是被方梁的那些无声无息无形且带着极致寒气的枪芒的攻击到了,那方梁玄鹰体的极寒气息再度的渗入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那一面硕大的单翼之中了,这般一来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能够飞的快就是咄咄怪事了。

    于是乎,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想要从方梁的身边

    完全逃离出去那便是更加的不可能的事情了。

    方梁这一次都不用之前办需要三个呼吸的时间方才能够赶到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边了,只用了一个呼吸多一些两个呼吸都不到的时间便是来到了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的身边了。

    又一次的方梁还是以那些无声无息无形且带着极致寒气的枪芒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发起攻击。

    要知道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此时此刻的速度那可是大幅度的下降了的,方梁完全是可以用银玲枪直接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发动攻击的而不是以那些无声无息无形且带着极致寒气的枪芒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发动攻击。

    那方梁到底是为何要这般去做的呢?那便是因为方梁看出来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完全是没有跟他自己交战的意思,在这种情况下方梁自然是不会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完全认真的出手的了。

    要知道方梁渴望的便是跟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来上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的,现在这样对那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认真出手的话那岂不是趁人之危么,那跟方梁的初衷那是完全背道而驰的了。

    所以方梁才是会那般以那些无声无息无形且带着极致寒气的枪芒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发动攻击,可以说方梁是在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手下留情的了。

    方梁这般以那些无声无息无形且带着极致寒气的枪芒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发动攻击也是在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步步紧逼,想要逼迫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拿出一些战意来,而后好跟自己好好的战上一场。

    但是让得方梁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在面对他的时候根本就是毫无战意可言,方梁越是以那些无声无息无形且带着极致寒气的枪芒对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发动攻击,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反倒是愈发的不想跟方梁交战。

    最后更甚至于方梁都以那些无声无息无形且带着极致寒气的枪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弄的都快扇不动翅膀了这一头半妖之境的妖禽却还是没有什么对方梁还手的意思,这样一来便是让得方梁十分的郁闷了起来。

    电脑访问:

    兵意铸道

    还在找"兵意铸道"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易"很简单!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